英国宣布实施新的防疫限制措施

中新社伦敦9月23日电 (高天胤 张平)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2日宣布了一系列新的疫情限制措施,并称可能持续长达六个月。

新的疫情限制措施包括:从24日开始宵禁,所有酒吧、餐厅必须在22时前关闭;所有的雇员尽可能在家工作;军队上街协助警察强制执行防疫措施;口罩强制令将扩大到零售业、出租车以及餐饮业的工作人员和顾客;禁止餐饮企业的顾客在服务台下单,只能由服务员到餐桌下单;婚礼最多只能15人参加,葬礼参与人数限制为30人;初次违反“聚会限定6人”隔离令和口罩强制令的罚款由100英镑上涨至200英镑等。

2018年美网第二轮克耶高斯对阵赫伯特的比赛进行到次盘0-3时,克耶高斯出现消极比赛的状况,主裁拉亚尼在局间休息时走下裁判椅,与克耶高斯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有人听见拉亚尼说:“我想帮助你。你球打得很好。我知道这不是你。”此后,克耶高斯将比赛局势扭转,最终取得比赛的胜利。赛后,有关方面对此进行了审查,认定拉亚尼在比赛中的行为越过了底线,违背了他作为主裁判的公正性。最终,拉亚尼被停薪禁赛,没有在美网之后的中网和上海大师赛中执裁。裁判遭禁赛鲜有发生,而这次拉亚尼被处以停薪禁赛就更为罕见。

从以上两位金牌主裁的采访内容来看,主要讲的是其个人成长经历,而球迷们对此的兴趣其实并不大。我猜测球友们可能更关心的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他们是什么身份?是ATP或WTA的雇员吗?要想执裁大满贯决赛,需要什么条件?他们违规会被处罚吗?他们一年能赚多少钱?那么,今天我们就聊聊这方面的话题。

“单日新增病例在一个月内翻了两番,第二波疫情爆发的前景是真实的。”约翰逊表示,“很遗憾地说,我们已经达到了危险的临界点。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以免造成严重后果。”鲍里斯还警告道,如果疫情没有得到缓解,将进一步加强限制,并且设定了将感染率R值控制在1以下的目标。

国际网球裁判分为四类:司线员、主裁判、裁判长和裁判组长。司线员(一般也称为线审)和主裁判主要负责比赛的现场裁判工作,而裁判长则是在赛事中负责抽签、安排每日比赛、指定比赛的裁判、检查场地及配套设施,对比赛规则及行为准则进行解释,并对一切需要即时决定的事务拥有最终的裁决权。裁判组长只在大满贯、年终总决赛和奥运会等大型赛事中才设置,裁判组长在比赛开始前就要对各组织选派来的裁判进行挑选、培训和管理,确保赛事顺利开赛和运转。

取得铜牌主裁资格并成为某一组织裁判团队成员的人,一般都是ITF、ATP、WTA等组织的雇员,基本上应该是全职裁判了。他们在这些组织的推荐安排下到全球各地参加网球赛事的裁判,接受当地赛事裁判长的领导,依据相关规定履行职责。在现场执裁时,一般当执主裁的裁决为最终裁决,在有些特殊的情况下,赛事总监和裁判长会进场进行沟通协调并处理有关事务,但一般都不会当场改变当执主裁的裁决。比如,2018年美网小威与大阪直美的决赛时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陈述是中国唯一的金牌裁判长,也是同时集齐金牌裁判长和金牌裁判组长两块牌子的亚洲第一人。目前,陈述的工作重心已不再是裁判工作,而是WTA亚太区赛事运营副总裁以及赛事监督。

近期,英国连续多日新增确诊病例保持在4000例左右。22日,单日新增新冠肺炎感染4926例,为自5月7日以来的最高日数据;新冠肺炎单日死亡病例37例,为自7月14日以来报告的最高单日死亡人数。(完)

说完了网球裁判的分类和晋级历程,我们再来说说裁判的身份和收入。

约翰逊当晚在面对全国民众电视直播讲话时称,英国新冠疫情已再度到达“危险的临界点”,并宣布了上述新的疫情限制措施。这是自英国此前大规模解除疫情封锁以来,最严厉、覆盖面最广的疫情限制措施。

约翰逊当日下午在英国议会下院向议员们发表声明表示,这些限制措施算不上一次“完全封锁”,只能称得上是“强制令”。但不知道这种“强制令”,是否能让英国避免波及面大、破坏力更强的第二波疫情。“除非我们取得明显进展,否则人们应该预想我宣布的限制措施可能会持续六个月。”

裁判工作的另一个重要准则是不要试图去主导比赛,裁判仅对赛场上发生的事情进行客观、公正、独立的确认,并严格按照裁判规则行使裁判职责,而不能带有任何个人情绪或感情色彩。我们在比赛中会发现,在大部分时间内线审都是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其一举一动都非常规范,甚至有些死板,而这正是裁判必备的基本素养。

网球裁判的成长道路一般是,先从业余比赛裁判做起,接着通过培训考核成为官方认可的持证裁判,从而获得执裁正规比赛的资格。随着裁判经验的累积和水平的提升,持证裁判有可能被ITF选中参加其组织的培训和考核,合格后成为ITF认可的一级裁判,就可以在挑战赛、巡回赛上执裁,但大多也都是从线审做起。在通过ITF二级裁判员培训考核后,即取得白牌主裁资格,一般就可以执裁国际比赛,当然仍是从较低级别的赛事开始做起。通过三级裁判员考核后可以取得铜牌主裁资格,再往上晋升就是银牌主裁和金牌主裁。裁判的晋级如金字塔一样,越往上去人越少,晋升也越难。目前中国球迷最熟悉的金牌主裁是张娟,实际上还有一位中国人层级比张娟更高,他就是陈述。

取得铜牌主裁资格的人,为裁判工作发生的差旅费和食宿费也一般由相关组织买单,而不是像球员那样需要自掏腰包。不过,有些赛事组织方也为参赛球员提供免费的食宿。与球员的比赛奖金相比,网球裁判的收入算是比较低的,就算是执裁大满贯比赛,可能日薪也就是几百美元左右。Perfecttennis.com网站曾刊文报道说,像拉莫斯这样的金牌主裁在2018年美网期间美网主委会付给他的日薪也只有450美元左右,而顶级的主裁一年的收入也大概只有7-8万美元,这与很多球员比起来实在是少了很多。

国际网联有一套非常专业严苛的裁判评估、培训、考核、晋升以及选派系统。一般来说,裁判是经过层层严格选拔的,都有很高的专业水平和职业素养,也很少出现明显的违规。但这并不意味着裁判就不会违反规则,而一旦被查实有违反规则的行为,也是要被处罚的。

那么,裁判会不会像球员那样因为违规而招致处罚呢?

约翰逊表示,目前英国只有不到8%的人具有新冠病毒抗体,新增病例在20至29岁的年龄段中增长最快,且正在蔓延至“更脆弱年龄段”人群。他表示,在过去的14天里,医院住院患者人数增加了一倍以上。如果不采取行动,11月每天将有数百人死亡。

除了要具备高水平的专业素质、高度的专注和充沛的体能之外,裁判还要付出全球旅行、与家人聚少离多的代价。此外,大部分赛事采用英语进行交流和报分,但也有的比赛,比如法网等是用法语报分,还有一些比赛则采用英语法语两种语言报分,这就要求裁判具备一定的外语水平,尤其要掌握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语言。此外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由于骂脏话是要被处罚的,所以包括线审在内的裁判还要听得懂各国语言的脏话,甚至是用方言骂的脏话。

实际上,媒体损失的主要是流量,而各赛事主办方、球员损失的却是真金白银和工作机会,就连ITF、ATP这样的网球组织恐怕也过得不太轻松。

这不,就连WTA也找不出好的话题来刷存在感,居然在上两个月把当家的两位金牌主裁推到了公众面前,在WTA官网上发了两篇金牌主裁的采访报道,一位是中国的张娟,另一位则是法国的诺尼。大部分中国球迷对张娟都有一些了解,而诺尼最突出的特征就是蓄着浓密的大胡子以及醇厚的男中音。

按照以往的惯例,网球裁判是鲜少出来接受采访的,也不准对比赛和球员公开发表评论,这么做是为了维护裁判的公正性和独立性。

7月11日在上海旗忠网球中心举办的“自然堂 2020网者挑战赛”上,胡力涛付饶对阵朱琳尤晓迪的比赛,陈述作为WTA亚太区赛事运营副总裁以及赛事监督,来到了现场进行比赛监督,并在赛后发表了意见。陈述对朱琳和尤晓迪的表现提出了表扬,认为她们俩打出了职业球员应有的水准,维护了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的品牌和信誉。同时也安慰了两位刚刚输球的著名解说员,并强调两位职业女球员看起来有点残忍的送蛋行为正是其职业态度和运动精神的最好体现,如果这会给WTA赛事在爱奇艺体育、高尔夫网球的直播以及解说评论工作带来影响的话,应该也是积极和正面的。如此看来,领导讲话水平确实很高。

而实际上这个工作并不轻松,网球比赛耗时较长,一般在比赛中间会更换球童和线审,但主裁是不会更换的。当执主裁几乎要一直坐在裁判椅上,精神高度集中,也不能进食,这对主裁的体能是个巨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