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河道涨水致人员被困消防搭建“生命之桥”

中新网咸宁8月20日电 (朱燕林 周立)湖北咸宁市20日迎暴雨天气,该市银泉大道桂家巷附近工地一辆挖掘机被困河道,致使驾驶员被困。当地消防接到报警求助后,紧急出动,为被困者搭建“生命之桥”。

消防员利用金属梯,搭建“生命之桥”营救被困者 朱燕林 摄

激活县城教育的“鲶鱼”

一方面,县城高中要“敢于重用”公师生,将他们放在关键和重要岗位上,让他们充分发挥自我。同时,努力解决职称评定难题,通过颁发荣誉、提高待遇、帮助解决婚恋难题等方式,实打实提升公师生的归属感和幸福感,让更多优秀公师生留在基层。

一些在县城高中走上中层岗位的公师生认为,内心动力是保持教学热情的最强动力,基层公师生也要从自身寻求“突围”。

“在湖南,一年外出培训4次,周末还有各类教师团建活动,来这5年却一次都没出去过。”一位因家庭原因从湖南株洲市某重点高中调到宁夏南部山区一所高中的公师生说,外出培训对技能和眼界的提升很重要,如今缺少培训,让他感觉“很茫然”。

“回来任教3年,怎么都没想到找对象成了难题。如果6年服务期满,还没找到对象,我肯定得考虑去银川了。”在宁夏固原市隆德县一所高中任教的年轻女教师说,基层可选择面实在太窄了。

内外发力,莫让“鲶鱼”变“咸鱼”

“要把教育看成事业,日复一日踏实耕耘。”冯小兵说,刚到基层难免有心理落差,后面也会有更多因素消磨斗志,但只要保持恒心,聆听每位学生的心声并用心对待他们,终会获得从教的成就感。

被困人员成功获救 朱燕林 摄

接受采访的基层教育人士呼吁,要努力帮助公师生解决现实困境,呵护他们心中的火苗。

——职称评定难,论资排辈“熬”到热情尽褪。一些公师生反映,基层教师职称评定名额有限,加上论资排辈风气重,公师生从初级职称升到中级职称往往要比大城市高中多耗费一倍多时间。

好钢用到刀刃上,在宁夏,国家公费师范生基本都定点输送到县城最好的高中。

“刚回来任教时,也是激情满满,想改变家乡教育落后的面貌。但待了几年之后,却感觉自己越来越被环境同化了。”一位公师生感叹。

半月谈记者:艾福梅 马思嘉

盐池县高级中学校长田广文说,公师生综合素养和能力过硬,基本一年后就能站稳讲台,不输老教师;学校也逐年提高公师生待遇,签约公师生如今可享受5万元安家费和一套公租房,服务满6年的奖励10万元。

消防员引导被困人员通过金属梯爬到岸边 朱燕林 摄

救援人员到达事发现场后,发现水位还在不断上涨,驾驶员站在挖掘机驾驶室外的吊臂旁避险等待救援。为防止被困人员脱力坠落水中,指挥员经过现场堪察后,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展开救援。

理想渐被消磨,“咸鱼”心态渐浓

西吉县高中地理教师冯小兵是首届免费师范生,出身贫苦的他坚信“扶贫先扶智”。刚入职那年,他担任普通班班主任,面对学生缺失学习动力,他积极疏导。“先天条件就比城里娃差很多,80%的学生都没出过县城。孩子们也很刻苦,但被成绩一次次打击,家长又不管,难免自暴自弃。”

“任教10年了,从未带过重点班。”在西吉中学任教的一名公师生说,对教师来说,成就感很重要,但普通班学生学习动力不足,老师教着教着就没热情了,“大环境就是照本宣科,我现在的授课模式和老教师没多大区别”。

一些人难以熬过这漫长“寒冬”,只得选择“往高处走”。从宁南山区一所县城高中考到银川市某重点高中后,不到半年,李一文就评上了中级职称。“在现在这所学校,只要教龄满5年且考核达标,就可申评中级。县城高中起码得满12年,太熬人。”

为此,冯小兵从高一时就在班里培养苦学善思的班级文化,并用新媒体设备给学生展示外面的世界,让学生萌发“通过努力走出大山”的理想。冯小兵还利用晚自习时间,挨个找学生聊天、谈心,一对一地提供填报志愿、职业规划等方面的指导。在他手里,普通班的高考成绩超过了重点班。

尽管宁夏地方教育部门及各校已尽力提高公师生待遇,但诸多主客观的现实困境,让优秀公费师范生难“扎根”,更让一些留下的年轻人热情渐消,有了“咸鱼”心态。

在为被困人员穿好救生衣,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后,救援人员引导被困人员通过金属梯爬到岸边。被困人员最终成功获救。

一名县城高中的公师生说,“和学生做朋友”的教学方式在大城市学校很好用,但在县城高中,这么做只会让学生以为老师好欺负,而老教师的“棍棒教育”显然更有助于课堂管理。“但如果妥协了,也按老一套教书,我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又是什么?”

消防员帮助被困人员脱困 朱燕林 摄

消防救援人员迅速利用9米金属梯与两组长绳,指挥员在另一名队员的帮助下使用长绳做好自己的安全保护措施,将金属梯固定后由岸边架设至挖掘机车身上,搭建出一道“生命之桥”,随后现场指挥员携带长绳与救生衣通过金属梯爬行至被困人员身边。

在基层高中教育疲软的大环境下,毕业于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受过数年专业熏陶、具有较强教育情怀的公师生,成为激活基层教育活力的“鲶鱼”。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领导、同事都很认可公师生,认为他们在教育技术应用和教学理念等方面,颇有示范效应。

与南方人口大省不同,在常住人口不到700万的宁夏,县城高中已成为最基层的高中学校。可随着优质生源不断流失,即使是县城高中的教师们,处境也愈发尴尬。“现在重点班学生成绩仅相当于2012年时普通班学生的成绩。”固原市西吉县西吉中学历史教师张伟说,只看学生成绩的话,教师成就感确实蛮弱。

——外出培训机会少,视野渐狭隘,水平难提升。由于编制紧缺,教师基本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承担较重教学任务的公师生一旦外出培训,学校教学便可能难以运行。因此,虽然地方教育部门提供许多外出培训机会, 学校却常不放行,结果,强制教师打卡网络培训课程刷学时成了无奈之举。

——新教学理念难以施展,公师生陷入自我怀疑。一些公师生反映,他们的前沿教学理念,在城市学生身上运用得如鱼得水,但在以农村学生为主的县城高中,却屡屡碰壁,有时还与老教师发生激烈冲突。

——升学压力大,县城高中不敢大胆重用年轻公师生。优质生源流失严重,县城高中升学压力更大。为了稳住全校高考成绩,学校一般将教“好班”的机会留给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公师生往往只能教普通班。这种渴望引进却不敢重用的矛盾心态,在县城高中比较普遍。

另一方面,教育部门在组织培训时应给予各校一定自主权,并根据实际情况,商议培训时长。“提升培训针对性,避免学校因培训时间过长而无法让教师前往。” 西吉县教体局教师发展中心主任王宗义说。

据现场了解,被困人员当天驾驶挖掘机在河道内进行修整维护,暴雨袭来时,上游突然形成滚滚激流,将挖掘机围困。眼见雨势越来越大,着急的工友们无奈下拨打119向消防救援部门求助。

消防部门提醒,近期气候变化较大,降雨量增多,外出作业、游玩等一定要合理安排时间,科学安排行程以及注意天气变化,防止意外事故发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