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怀念火锅奶茶一样我相信读者们也怀念书店7个书店人的故事让人感动

2月24日,单向空间创办人之一的许知远发布了一封众筹求助信。信中透露,书店2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80%多,电商销售自1月以来也几乎腰斩,一半以上的供应商未能开工,所有产品制作项目陷入停滞。“疫情迟迟没有尽头,书店撑不住了,单向空间希望以众筹的形式征集书店资金,保证书店的持续运营。”

实体书店面临的困境,被疫情放大了。

书店太重要了,但中国人均书店并不多,疫情之下,人的精神空虚,更需要精神滋养,为了书店,哪怕去做兼职,我也要撑下去。

以前,我觉得,灾难有时候不一定是毁灭性的打击,它可能也会是转机。但这次疫情,我也无法判断究竟会是毁灭还是转机,有可能开门的那天就是书店关张的那天。

作为书店选择了商业而不是公益。那么商业的本质就是要创造美好和需求、并且要盈利,否则就是耍流氓。很多时候,当我们只是坚持自己的职责时,就已经为社会做出了最大的贡献。做生意如果选择卖惨的话,那无论是否有情怀都会失败,活下来才有好故事可以说。要赚钱,但更要赚长期的,合理的钱。

直播更多的是让店员去亲身参与。直播能够带来的收益,对于书店来讲,肯定是非常有限的,从本身来说读者还没有特别习惯直播这种方式。但我们觉得直播会很有效的去鼓励店员和用户进行更直接的沟通。

卖惨不是我们的风格,企业家需要有面临风雨的底气

按照往年来说,我们春节期间是照常营业的,但这次因为疫情,唐宁书店从年初一开始停业,大概有两周的时间没有开门。

2020年,我们是有计划出海的,还要再另外新开12家门店,现在开店的步骤全被打乱了。这里面有两种情况:一面是我们出不去,工程人员无法去做设计、选址等工作;另一面,大环境影响,物业方也在推迟复工时间。

为了应对电商冲击,之前岁月书坊也开设了网店。

2月10日开始逐步恢复营业后,由于周边还有很多商户都没有开业,我们能够感觉到人流受影响非常大。这个对于店面的销售来讲,会有直接的影响。

经安徽省政府同意,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财政厅、省税务局5日联合印发了《关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通知》。

在疫情冲击之下,有些书店无以为继,有些书店默默坚持,有些书店大胆突围。猎云网采访了7位书店人,以下是他们讲述的故事,略经编辑。

讲述人肖南,又合书舍老板

目前,书店的正常经营在短期内难以恢复,但我们在做好防疫措施的前提上,坚持开业。

作为一家古书书店,又合书舍有着自己固定的受众群体,我一贯的主张是不做社群、不做线上,更希望人们可以走进书店。没有线上渠道,在如今的疫情下,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

停止经营,对我来说意味着整个家庭没有收入来源。作为一家古书书店,也担心书店里的书长期无人打理而发霉受潮。

和怀念火锅奶茶一样,我相信读者们也怀念书店

岁月书坊也先后更换过三次门面场所,最大的时候有一百多平,后来面积是一次比一次小,位置也是一次比一次偏僻。过去网络不发达,大众获得知识和信息的途径主要就是纸质图书,彼时,实体书店门面位置好面积也大。

以往,我每天都可以在书店呆上10几个小时,整理整理书本、挑选一些读物推荐给读者、记录书店的人和事,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又合书舍对于我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书店,更是家庭的一份子,我们把书店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但在疫情之下,没有个人命运可言。

北京市实体书店有一个群,百余家北京的实体书店都在这个群里,对于如何缓解现金流,各家的举措不少:比如微电商/线上课堂/线上下单免运费/折扣等等,但在我看来,这些措施,收益甚微吧。

没有现金流进来,却有大把的人力、租金等成本流出去。假设我们房租不打折或者物业方不给减免的情况下,我们一个月差不多有380万元的支出。经过演算,按照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我们还是能撑过3个月的。

讲述人徐涛,猫的天空之城创始人

事实上,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筹备离店销售的工作,并设了相应的会员群,会在会员群里去做更多更高频度的会员互动。例如,有很多会员表示他们很想念带孩子来书店看书的这个时间,所以我们会让店员给我们的小读者去讲故事、讲绘本。此外,我们也跟淘宝、腾讯以及京东多个直播平台合作,做了很多关于逛店,以及针对某个特殊展的一些直播活动。

实体书店业的经营每况愈下,最辉煌的时候,岁月书坊所处的位置,这条街上有大大小小近二十家书店,如今仅剩下两三家还在坚守。

1月23日前后,我在美团外卖买了30个口罩,花了56.9元,加上京东上买的,一共130个,给来店里看书喝咖啡的客户免费领取,但万万没想到几天以后,口罩就买不到了。

对于实体店用工来说,用工需求明显下滑,员工也只能选择接受,毕竟对于成年人来说,平时也要有应对空窗期的储备。这段时间按照工作量来说,也的确减少了大部分工作。

程连政介绍,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出现严重困难的企业(包括参加企业基本养老保险的事业单位),确实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可申请缓缴社会保险费,缓缴执行期为2020年内,缓缴期限原则上不超过6个月。

大庆朗读是一家开业时间不长的独立书店。这次疫情的影响对于我们来说,资金的储备和淡季时间都在掌控之内,现在唯一存有焦虑的,是无法预知疫情结束的时间,毕竟大众的消费心理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综合到全年来说,这个损失也在承担的范围内,占全年比例的10%左右。

一直以来,白日梦书店希望可以帮助读者们找到阅读的舒适感,疫情以来,在白日梦书店的读者社群里,关于阅读、读书的交流与咨询反而比平时更多更频繁。

在内部安排上,因为保洁是外包的,合同是按季度签署,刚好到期,而安保是本身过年,离职率很高,所以2月13日开始营业后我们决定5个人先自行承担起保洁和保安的工作,轮班值守,进行体温测量/登记等工作,客流骤减的情况下,此举更有效提升工作饱和度。

事实上,这段时间基本没人来店里,今天也就来了2个人。员工的薪水目前也是先发放30%,延后一季度发放剩余部分,这种时候如何自救就看各家本事了。

讲述人周孜柏,优客工场旗下大庆朗读店长

ToF 是 Time of flight的简写,直译为飞行时间的意思。所谓飞行时间法3D成像,是通过给目标连续发送光脉冲,然后用传感器接收从物体返回的光,通过探测光脉冲的飞行(往返)时间来得到目标物距离。

以往每周我们在线下会举办大量丰富有趣且有益的活动,如今我们把内容生产搬到了线上。比如开通了图书分享直播,邀请资深图书编辑为大家线上解读推荐书籍,帮助大家更加接受和进行阅读生活。

有可能开门的那天就是书店关张的那天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当城市因为疫情被迫按下暂停键,当人们困于方寸之间的家中,往日的繁华浮躁都已不在时,我发现,白日梦的读者们重新将目光和注意力放到了书本上来,静心阅读与思考,这正是白日梦所追求的阅读状态。

如今,实体书店行业一片哀嚎的声音,但在我看来,疫情反而创造了让读者们可以静下来阅读,沉淀下来与自己相处的机会。

可惜,目前快递停摆,最近,因为无法发货,超过四成订单都被买家申请退款。

《2019~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实体书店数量超7万家,仅2019年就关闭了500多家书店。而《2019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则显示,网店图书零售规模同比增长24.9%,规模达715.1亿元;实体书店则继续呈现负增长,同比下降4.24%,规模为307.6亿元。

将来,可能很多的东西都可以搬到线上去,但线下依然有线下的优势。从事文化领域,线下书店一定有它存在于线下的价值。书店提供了一个空间,它的竞争并不是同行业内的竞争,而是与餐饮店、电影院等来竞争,去争夺消费者的时间。

收入近乎为零,但门店、库房的租金要照付,这是二十年来,书店面临的最大一次危机。

所有计划都不得不往后推延,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处理了,只能等。

门店损失95%的销售额

我个人很看好疫情过后至少五年内的文化产业,尤其是精品/独立书店。我们书店目前还不怎么碰线上的内容,因为独立书店定位小而精,什么都做那肯定什么都不好,目前对于大庆朗读来说做“精”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受疫情影响,各行各业都面临生死考验,这个本来就艰难的行业也在重创之中,我们也很惨。

最后,也可以被认为是跟同行呼吁的一种形式:是不是能够改变消费者的阅读习惯和阅读理念,让大众意识到读书是好的。只有中国的阅读量上去了之后才会出现回暖,阅读量不上去,大家都在争存量市场,我觉得都会活得很辛苦。

为此,白日梦团队在疫情期间也都互相不干扰,我们只做一些正常的用户运营,大部分时间,团队也都在静心读书。

即使有一半的门店已经正式对外营业,但情况也是非常不乐观,可能现在全国营业的30家门店加在一起的业绩,仅相当于以前一家门店的营收。

减免和缓缴期间,职工个人的权益不受影响,职工个人缴费部分由单位代扣代缴。受疫情影响延期办理社会保险待遇申领的,可在疫情解除后3个月内补办。养老、工伤保险待遇从其符合条件之月起享受,失业保险待遇自审核通过后享受。

1月21日,听闻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消息后,我和先生便选择关闭所经营的书店。没想到这一关,关到了现在。

春节期间,公司也开始启动经营调整工作,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言几又线上销售的布局,于2月5日上线了“言读:精神食粮补充站”专题活动,与京东、顺丰等线下物流合作,开启全国同城快送服务;2月12号,该活动全面上线“饿了吗”外卖平台,服务再次升级,以言几又全国门店为服务中心,用户可以在线选购,“饿了么”提供配送,最快半小时就可以把言几又的“精神食粮”输送到家。

但随着网络发展,大众获取资讯的途径不再依赖纸质图书,甚至连大多纸质媒体都不得不倒闭,实体书店业的日子也不好过。我所认识的大多实体书店业主也因为经营困难纷纷转行,之所在一直坚守了二十年,更多的原因就是因为喜欢。

我们的店,大多在购物中心,租金成本一直是企业的最大项支出。目前,各大商业物业主体也陆续出台了对企业租户的租金减免政策,我们也在努力争取更有力的支持。

对于连锁书店来说应该会好很多,这两年国家给的补贴不少,很多书店的补贴,据我了解,都够付一年房租。

其实言几又自2018年起便开始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在注重线下场景体验的同时,已经实现线下门店和线上电商、社交电商平台的全渠道网络打通,我们还建立了会员体系,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60万的会员存量。这也是言几又此次能快速反应进行线上运营的重要原因。

二十年了,从未在春节关过店

书店不是暴利行业,经营书店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微利,甚至很多时候利润都也变成了货源存在库房里了。目前封闭情况下,我个人的经济状况已经不足以支撑多久了,如果下个月还不能解禁的话,我必须要找朋友借钱才能活下去。

言几又的核心优势是线下场景体验,这一点仍会是我们未来的重点方向。但经过此次疫情,我们更加深刻地看到单一化实体店路线的局限性。对于言几又来说,未来将贯通线上线下,共同打造有交付、有温度、有连接的内容生态。

讲述人鲁宁馨,唐宁书店创始人

讲述人蝎子,白日梦书店老板

也就说你之后可能可以用后置帮别人拍更高画质的emoji头像了。

有ToF的加入将有助于提升iPhone人像模式下的拍摄效果和可玩性,也会为iPhone带来全新AR体验。苹果还会推出专门的AR应用,增强可玩性。

不同于餐饮行业,即使疫情结束后,书店行业也不会迎来报复性反弹,这是市场规律。因为它不是必需品,这不像火锅,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天少来消费一次,后面他也不会为此还我几次。

之前有爆料称,iPhone 12系列可能会升级为6400万像素主摄,解析力比现在1200万像素大幅提高,但目前系统代码还未证实。

一个月消耗380万元,我们能撑过3个月

据介绍,根据安徽全省1月份参保数据测算,减免政策实施后,三项社会保险费合计减收约159.7亿元。鉴于安徽省基金结余情况,减免政策实施后能够保证制度正常运行,能够确保养老金等各项社会保险待遇按时足额支付。

所以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独特性、唯一性,消费者想要的产品,其他地方没有,只能跑到我的这个空间里来体验,那就是机会。打铁还需自身硬,在今天这样的绝境中,不管用什么方式能够活下来的,才是真的有机会和资格坐牌桌上面,去讨论“我们说下一轮该如何出手”这样的话题。

不同的书店,有不同的自救方式。之前,“猫的天空之城”的重心是在线下的,线上其实业务并不多,疫情的发生,让我们关注到了线上的机会,我们也将在近几日之内,上线我们的微信商城。

因为我们是概念书店,还是比较依赖旅游行业,有1/3的门店在旅游景区内。旅游行业不好过,我们也是一样,从旅行社一直到在景区里面营业的商户,整个这一条线就全没了。这也意味着,我们有大部分的门店处于停摆状态。

2009年7月4日,我的第一家“猫的天空之城”落地江南古城苏州的平江路上。书店很小,只有小小的四张桌子,500本图书。十年过去了,现在“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在全国各地有60家直营门店。因为自有设计产品的不断输出,每年都能实现不低于25%的增长。

在7日举行的安徽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系列新闻发布会上,程连政就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相关情况进行介绍。

不过从根本来看,我认为,还是要从企业自身开源节流,把自身的费用降下来。人力方面,我们一共有300多位员工,目前还没有到裁员或降薪的地步,只是优先释放掉员工的年假,在不能营业的情况下,做调休的事情。比如说,你有年假,我要求你现在先把年假消掉等。总之特殊时期,不要将年假用在后面打仗的时候。

几年前,我们书店经历过一次水灾,很多外文古董书都被打湿了,对于我们这样一家10平米的书店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目前,我们现在也在对接银行中,有了新的资金进来,就有了可以多活一些时间的保障。对于我们来讲,银行只是个借款,品牌在,行业在,疫情只是短期的困难,那么针对短期困难的解决方案肯定是银行贷款,成本比较低。另一方面,银行现在贷款的话,国家也推出了一些补贴政策,对于实体经济来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相信,疫情结束,恢复营业后,读者们都会回来,和怀念火锅奶茶一样,我相信读者们也怀念书店。

很多人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家自己的书店或者是只属于自己的书房,很幸运,二十年前我将这个梦想付诸行动变为现实。

因为我们是优客工场旗下的,硬装选品优客工场给予了大力支持。运营方面,阳光壹佰优客社区也给予了很多协助。包括此次疫情阳光壹佰优客社区也给予了一定的免租期,包括租金可以商洽进行延后支付,也算对我们的一个支持和缓冲。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能也会去找投资机构做股权投资。在我看来,“猫的天空之城”品牌并不差,我们之前也没有融资过,在这个节点最多把估值降下来一点,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所以相对来说我们是比较乐观的。

讲述人张先生,岁月书坊老板

春节期间通常是书店的旺季,我原本打算在春节开张第三家白日梦书店,但如今这个计划不得不被搁置。

春节期间,原本是实体文化企业的服务高峰,受疫情影响,作为全国连锁型实体经营企业,言几又全国62家门店存在不同程度的关停或经营时间的缩短,客流遭遇断崖式下滑,以往我们每周都会有数十场线下活动,现在也都临时取消,门店损失了95%的销售额。

我在武汉,经营着一家50平米的独立旧书店,二十年来,这家书店在春节期间从未关过店,但今年,在武汉宣布封城的那一天下午,我不得不关门闭店,而开店时间正在无期限地延迟。

自2020年2月起,安徽对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三项社会保险单位缴费部分,中小微企业免征5个月,大型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团体等其他参保单位减半征收3个月,按单位参保的个体工商户参照中小微企业执行。

二十年了,从一个人的职业生涯规划来说,已经完全定型,几乎没有改变职业的可能,我多希望我能经营岁月书坊再多几个二十年!

讲述人但捷,言几又集团董事长兼CEO

线下无人光临,5个人撑起一家店,拿三成工资

但也正是那次水灾,我决定转型为小而精的书店,从而有了现在的又合书舍。

白日梦书店定位于社区书店,主要服务书店周边一公里的读者。开店三年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365天从不关门的记录,但疫情无情地打破了这个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