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肺炎影响马来西亚导游暂时“转行”

中国侨网2月13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重挫马来西亚旅游业,以中国团为主的导游因“零带团”而没有收入,一些导游只好改行当小贩或电召车司机应付生计,旅行社职员则被迫拿无薪假。

专带中国旅游团的44岁导游陈礼忠告诉记者,他工作的旅行社专门带中国团,之前每月有200至300个各类中国团,疫情暴发后就没有任何来自中国的旅行团。

在厦门工作的监利人老徐觉得,这份经历,应该会给马上高考的孩子,多一点面对突如其来的事物时的坦然。毕竟,人这一辈子,又有多少事情是按自己的想法来的呢。

老徐:“原计划是23号下午三点多钟的高铁,那天很折腾,高铁没赶上,我想飞机应该可以飞出去,我又坐地铁赶到机场还是没有飞出去,最后就找到这边的酒店就住下来。”

老徐:“那天接了一家人进来,一个爸爸带两个小孩,孩子都只有10岁左右,他的老父亲也住一间房,第2天孩子妈妈也进来了,后来了解因为婆婆是确诊患者。看到一家人都是这种状况的时候,想想他们比我们还要难,那时候觉得我还能健康的在外面帮助别人,是一种很庆幸。”

2月19日进入武汉的小金,着实焦躁了几天。酒店成了集中隔离点之后。小金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跟大家一起做做事情。

老徐告诉记者,和大家共同努力,心里就没那么恐惧了。

留在武汉40天的小张,上学校的网课之余,为隔离点的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眼下,大学生小张一边上着学校开设的网络课程,一边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活儿。在苏州打工的安徽人小金,对酒店的情况了如指掌。

小金:“平时在酒店里自己也没什么事情,想着如果当志愿者可以帮忙做一些事情,比如给每一个房间送饭,处理他们的垃圾,在前台接电话。他们有什么需求满足一下,反正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总归是好的。大家在一块反而还会让人感觉充实一些。”

总台央广记者:肖源、左艾甫

一份微薄却坚定的力量

怡莱酒店洪山广场店,与黄鹤楼、东湖等风景名胜的直线距离不过五华里。如果不是这次疫情,周边的繁华可以想见。20岁的山东聊城姑娘小张是广州大学的在校学生,她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近40天。

因缘际会,大学生小张、打工者小金、在外工作的湖北人老徐,这三个本来毫无关联的人,汇聚在同一个酒店,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都要求不透露自己的姓名,也都希望,自己的这一份微薄却坚定的力量,能给抗击疫情多一点点帮助。小张想着回到广州大学继续学业,小金琢磨着返回苏州继续自己的工作,老徐也盼着闺女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们,都有共同的心愿:尽快结束与这场疫情的鏖战。

张师轶:“得到他们滞留的消息后,这边的店长也及时向我们社区街道进行了报备,我们当时是准备给他们申请滞留人员临时救助,他们主动报名过来当志愿者,非常愿意为武汉出一份力。有一个老人,我不记得房号了,不会开电视机,每一次想开电视机,就打电话到前台点名要小金帮他弄,小金在对待这些密切接触者的时候,像对待自己的爷爷奶奶一样非常有耐心。”

武昌区中南路街群建社区书记张师轶负责这里的日常管理。她说,酒店里原先滞留在武汉的三名外地人员,目前都在这里做志愿者。

小金:“现在我们3楼、4楼、5楼加起来一共51个有关人员,3楼是治愈出院的,但还要隔离观察。4楼和5楼是跟已经确诊的人员有过密切接触,需要隔离观察的……”

小金:“19号我过来以后,需要解决住宿的问题,很多宾馆要么没有营业,要么已经被征用,那时候我们宾馆有一些医护人员住在这边,但是还处在一个半营业状态,还有空房间可以给滞留人员住宿,然后我就住在这边。”

他表示,已有导游与妻子一起当小贩卖面或改当出租车司机。他则开始从事一些销售工作。他所属的旅行社职员也因为这次的疫情,被迫拿两个月无薪假。

小张:“当时过年放寒假了,抢的1月22号回家的票。22号晚上到的武汉,然后23号下午从武汉回山东的车。23号零点我一看手机……,当时感觉还有希望能回去,结果到火车站一看火车根本就坐不了了。”

老徐:“待在酒店很烦,也想做个志愿者,但当时还有一些犹豫。23号的时候,这边要收隔离的病人,问我们愿不愿意做志愿者,我想出不去的情况下,能为家乡做点贡献,多一份力量也许疫情就能早点过去。”

成为志愿者的第四天,酒店里隔离观察的密切接触者当中,有一例确诊的,随后被送往医院。老徐的心又往下掉了。

1月23日,在苏州打工的安徽蚌埠人小金回老家过年。在当时,小金没觉得这场疫情跟自己会有多大关系。春节后返回苏州自我隔离。2月19日,他送一位武汉籍的朋友回家。进了武汉,出不来了。

小金:“在这边挺开心的,大家都非常客气,像亲人一样。刚刚305房的一个奶奶,昨天她说眼睛痛,我到对面药店给她买了一些药,当时我算了一个整数,去了零头,她看见以后就非要多塞给我一块钱,我说不要,她非要塞给我。”

老徐:“前天跟她视频,我说老爸在做志愿者,老爸厉不厉害?!我觉得有时候父母要给孩子做一个表率,其实给孩子展示一下也蛮骄傲的。前几天我还跟孩子谈,我说你一定要多复习、多努力,今年的疫情可能会影响一点分数,但是不要紧,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在厦门工作的监利人老徐,孩子今年高考,虽然有过犹豫和踟蹰,但最终还是加入到了小张和小金的志愿者队伍当中来。

几名滞留人员选择成为志愿者:

2月23日,在酒店闷了四五天的打工者小金,申请成为志愿者。他说,酒店305房的一位老奶奶递给他的一块钱,让他很开心。

另一名专门带中国团的50岁导游吴言,目前也是零带团和零收入。另一家旅行社一名不愿具名的职员表示,公司已要求职员拿无薪假。他说,旅行社职员每人轮流拿无薪假休息一周。(苏俊翔)

老徐:“原来守在房间里面,每天看着信息数据的时候会觉得很恐惧,特别无奈。但当你参与到这个群体里面以后,看到社区的服务工作人员从早七点开始忙碌,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你会发现其实大家都在共同努力,这样也就不觉得有多害怕了。”

1月23日这一天,在厦门工作的老徐回湖北监利老家探完亲,打算坐高铁返回。

他说:“我们公司有60至70位导游,大家都没有团带,有些开始兼职赚取收入。过去农历新年前若勤劳工作,可以赚7000至8000林吉特,如今则是零收入。”

三个来自不同省份,因为不同原因滞留武汉的外地人,就这样聚集在同一个宾馆。2月23号,酒店成为集中隔离点。

能给抗击疫情多一点点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