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新冠病毒消除还是与其共存张文宏给出他的判断

原标题:把新冠病毒消除还是与其共存?张文宏给出他的判断

5日,印度卫生部通报的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8.6万,创下单日新高。

带不动货的,岂止是像陈毅这样的小白,还有各大主播与MCN。现在各种直播战报分分钟都几亿十几亿,但实际上呢?

第二,直播带货带不来品牌忠诚度,带来的只是主播忠诚度。

除去陈毅这些普通创业者,即便是一些大kol、明星企业,直播带货业绩也遭遇了大跳水。

从第一场开始,陈毅就对网红、明星带货开始感到怀疑,但是他对直播带货这件事情依旧保持乐观的心态。“可能是我们的品牌不适合走网红路线,乐观点想,网上吐槽的刷单事件,我们根本就没有遇见过,也有可能是主播与机构懒得敷衍。”

张文宏说,全世界很少有国家能够做到通过检测找到所有的病人,全球的感染患者接近2700万人,很多人还没有检测出来,所以按照检测不到的人来算,应该有更多人感染新冠。

王祖蓝的直播数据从2000多万一路下滑至500万的水平。在快手首秀卖出1500万的柳岩,到了第二次在抖音直播时,虽然使出浑身解数,但是也只带出了近400万的销售额。

日本还计划从10月1日起将东京都纳入国内旅游振兴计划的实施范围。不过,有关方面将根据9月下旬的疫情形势最终决定。此前由于东京都确诊病例较多,7月22日起为游客提供补贴的相关计划,未将以东京都为出发地和目的地的旅游活动纳入补贴范围。

品牌自身才是“王炸”

通常,很多商家喜欢把销售低的责任推给MCN机构不专业,或者是主播没选对。然而,在直播带货业内人士孟磊(化名)看来,影响销量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直播内容本身,而是低价。“消费者要的是全网最低的价格,主播的直播间不过是一个展示低价的渠道而已。”

虽然店铺直播至今,粉丝数量一直保持匀速增长,但是至今没有破万。陈毅自己算了一笔账,每场卖个几百件有些食之无味,直播时已经将成本降到最低,利润扣去团队的人力成本、物料成本等等所剩无几,有的时候还要倒贴。

SARS、天花都灭绝了,新冠能吗?

由此可见,直播的带货能力并非神话,作为营销生态闭环中的一步,它承载的只有最后购买这个行为,因此品牌和功能都不是关键的,价格才是最敏感的地方。

由于没有签订任何保底协议,陈毅不情不愿地掏了钱。

虽然老罗的成绩战胜了姐姐们,但相比当初,销量下跌的趋势就像坐上了垂直速降。

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给他上了一课。两个小时的努力还不不如网红10分钟,自家店铺直播时内仅有几千观众,下单者更是没有几个。

最近一场直播带货的结果还是不理想,多次复盘,最终留下两个拷问:自己的公司适合直播带货的打法么?还要坚持下去么?

近日,天津自贸区法院受理一起因直播带不动货引发的法律纠纷: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推广销售其养生粥系列产品,与某文化传媒公司签订了一份淘宝店铺直播服务合同,直播20天却只卖出4盒产品,商家便把直播方告上了法庭。

2003年的SARS莫名消失,让人们最初判断有亲缘关系的新冠病毒会有同样命运。

另据日本媒体23日报道,日本政府正考虑从10月初开始进一步放宽外国人入境限制,将允许持3个月以上中长期签证的外国人入境日本,但不包括外国游客。

要是因为看了两场电商直播,沉迷于其他产品几分钟清空上万支的销售神话,妄想绕过品牌建设、产品调性、社交/内容营销等步骤,直接走上直播平台,最后得到的结果只会是短暂地清理了一些库存,然后产品被打上廉价的标签,恢复价格以后就会再也卖不出去。而且,对于不知名的品牌来说,脱离主播的流量后,自己带货的效果会一下子下降得十分明显。

其实陈毅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这件事情是怎么火起来的。“就品牌而言,去年的时候就有很多商家在做类似的事情,但是一直都不温不火。”

找网红带货难,店铺带货更难

消除还是共存,你选哪个?

回想4月1日卖货首秀,老罗何等风光,3个小时就创造了支付交易总额突破1.1亿的记录,观看总人数超过4800万,光是直播打赏就收了363万。

19日至22日是日本的小长假,全国各地旅游景点人头攒动,公路、铁路、航空等都一派繁忙。22日小长假最后一天,高速公路返回东京方向甚至出现了30多公里的大堵车。日本专家呼吁民众假期外出要做好防疫对策,认为小长假是对防疫工作的考验。

“而今天,新冠病毒的感染者通过测体温已经很难全部找到。”

品牌只有走向精细化运营,明白直播带货的本质是“货”,把做好产品作为重中之重,才能抓住真正的红利,避免沦为炮灰。

今年3月,陈毅正式拉起队伍组建直播带货小组。为了打响名声、拉动销量,第一场,他就不惜花费重金加入某位网红的直播带货清单。坑位费10万元+佣金比例10%,换来的是主播十分钟的带货时间与5.7万元的销售成绩。

“2003年的SARS没有了,只是说它的跨物种传播(从其他物种闯入人类社会)不太成功。”张文宏说,它的每个患者都有症状,症状成了它的“小辫子”,被轻易捉住了。当年通过体温测量就能够判断SARS感染者。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商家和直播方签的合同是:30日内直播带货30场、每场不少于30分钟、主播粉丝数量10万以上。而直播方安排的是:每日不定场次混播、断断续续直播30分钟、每天直播的N个主播粉丝量相加达到10万。

2020年上半年的疫情下,零售市场形成“冰火两重天”的情况:一边是疫情下的线下市场低迷,一边是线上业务飞速发展与被宣传出的直播带货奇迹。作为一家服装品牌的创始人,陈毅也想让自家项目蹭一波直播带货的红利。

不管是明星、名人,还是网红、品牌商,带不动货的原因各不相同。

此外,除了普通的直播机构,带不动货的还有各大网红、明星与大佬。

一日确诊感染人数超过逼近10万,人类与新冠病毒战斗的结局究竟会是什么?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带不动货的情景时常出现,但这其实是一个市场从疯狂走向理性的过程。目前,直播带货依旧处于红利期。对于品牌而言,在坑多雷广的前提下,不仅要考虑投入的资金成本,还有主播培养、用户运营、产品等多个问题需要解决。

即便是有流量的大IP,也未必有能带动的货。

但是,更高的流量没有带来更好的销售额。从蝉妈妈的数据显示,这一次的销售额只有1596.4万,相比上一场的1847.7万,下滑了近300万。和陈赫第一次直播的近7000万,更是相距甚远。

车翻的越来越多,货带的越来越少

蝉妈妈数据显示,通过目前已经在抖音直播的明星数据看板,发现大部分的明星直播带货都是出现销量不断下滑的趋势。

对于靠明星、名人流量支撑的直播带货而言,如果没有专业的运营和长期的深耕,最后就会沦为直播综艺,导致看的人比买的人多。对于品牌而言,直播带不动货的原因则多种多样,可能是主播、价格,也可能是产品、内容。

“经过进化,天花只能感染人类。”张文宏说,“对于其他动物中没有,只有人类当中有的传染病我们是有能力让它灭绝的。”

两天前,陈毅团队做了这段时间的最后一次直播。开播时,他特意跑到直播场地给团队打气。他很明显看到,团队的心气已经没了。“与第一场直播的状态截然不同,热情、积极、侵略性,这些在他们身上已经看不到了。现在的直播团队就像是一段被设置好的程序,机械性地走完每个流程,然后打卡下班。”

想不明白就不想,先行动再说。

因为带不动货,近期有家公司被告上了法庭。

第一,有时候品牌商选择直播带货就是饮鸩止渴。投了某些网红主播后就会发现,短时间内确实带货数据会很好,但转头将产品价格恢复正常后,还是卖不动。

在4日—6日召开的中国医师协会感染科医师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给出明确答案。

以日本为例,日本只对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并对有症状的人的密切接触者(如家人)进行检测,无法发现全部的新冠患者。

日本从19日起允许以场地原本规定最大容纳人数的50%为上限举办体育赛事等大型活动,而此前的入场人数上限为5000人。在采取一定防疫措施的前提下,剧场和电影院允许观众满座。

然后是各路名人和大IP们。最近,从艺人经纪高调入局直播带货的金牌经纪人杨天真,首场直播也直接扑街,销售额490.41万元,涨粉数和销售量甚至不及天猫的素人店小二。

这里先卖个关子,继续读就能找到答案啦。

他还给出3个让新冠病毒灭绝的条件,只有全部符合才能消除新冠病毒。这3个条件人类能做到吗?

端午假期期间,在《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第一轮淘汰赛的第二天,三位姐姐和黄晓明就登上了抖音直播间,吆喝带货。

6月16日,陈赫和好友鹿晗一起在抖音平台直播带货。据数据平台蝉妈妈监测,在时长超过6个小时的直播中,总观看人数达到了2282.6万,人气峰值达到49.3万。相较于上一场的观看人数1823.5万,人气峰值31.4万,都有大幅提升。

在他看来,品牌商要对直播带货有两个清醒的认识。

折腾了几个月,陈毅(化名)累了。

在很多用户看来,很多明星或者名人直播更像是娱乐节目,随着热度的下降,销量下降也是必然。在直播间,当看明星的长期多过买产品的,距离品牌离场也就不远了。但是对于像陈毅公司这样的品牌商而言,带不动货的原因则多种多样。

然而最终的成绩不理想:10万元坑位费+10%销售额佣金换来5.7万元业绩。随后,他转而亲自组建团队带货,成绩则更为差劲:2小时的成绩还不如之前主播的10分钟,已经开始动摇是否要继续下去。

尝过了找网红带货的亏,陈毅觉得,与其把钱给主播与MCN,不如用这笔钱打造自己的直播带货专属团队,想什么时候播就什么时候播,想播多久就播多久。

那么有了疫苗行不行呢?例如,天花是因为有效疫苗的发明而灭绝的。

但自此之后,盛况难再续,新鲜劲一过,大家对老罗带货的关注度也开始急剧下降。

与“姐姐们”直播的同一天,6月26日,罗永浩当天的直播销售额为1009.6万元。数据显示,截至6月29日,罗永浩在抖音上共进行了12场直播,场均累计观众人次与姐姐们不相上下,为645.4万。而场均总销售额则远远超过姐姐们的首秀,达到2564.7万元。

首先是明星们。即便快要承包热搜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直播首秀成绩也只有370多万。

然而,近五个小时热闹直播后,发现销售数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乘风破浪”。第三方平台飞瓜数据显示,这场直播的观看人数达624.6万,人数峰值为10.1万,新增粉丝数16.3万。直播共上架28件商品,销售额仅为371.9万元。

曾经所向披靡的网红主播们开始虚报数据。据WeMedia和凤凰网娱乐联合发布报告显示,全国直播电商主播TOP50,5月GMV对外宣称总计约为123亿元,但实际销售额仅约为1.3亿元,造假率达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