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施压情报机构查“病毒”美高官斥此举为美国“灾难”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施压情报机构查“病毒” 美高官斥此举为美国“灾难”

截至当地时间5月3日,美国已经确诊了110万例新冠肺炎病例,死亡人数也直逼7万。但就在举国抗疫焦头烂额之时,特朗普总统不但没有回应国内对政府政策不力的种种质疑,反而还在如何将病毒起源与中国挂钩上费尽心机,并频频施压美国情报机构进行“符合其想法”的调查。对此,不仅美国主流媒体高度关注,美国前情报高级官员也罕见发声,斥责这一政治化行为是美国的“灾难”。

舆论认为,关于病毒起源的说法或调查,都是在特朗普自己受到质疑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美国人认为政府对疫情的应对措施“无力而缓慢”,而特朗普不能让质疑持续下去。

无法忍受 前情报高官罕见发声

没隔两天,《纽约时报》5月3日继续刊文,指国务卿蓬佩奥不顾情报机构的结论,还在继续强行将新冠病毒与武汉实验室关联。

涟源一中当日有少数学生陆续返校,刘杰了解了学校的检测和消毒措施,听取了校园疫情防控措施汇报,并来到学校食堂和教室检查消毒情况,详细了解学生就餐秩序安排。在涟源六亩塘中学和蓝田中学,刘杰了解了学校对湖南省电子健康码的落实情况和学生的健康管理情况,查看了学校对出入人员的登记管理台账。

特朗普不仅自己异想天开,发出各种莫须有的“病毒起源 ”谬谈,而且还施压美国情报部门展开调查。对此,《纽约时报》进行了连续报道。

美国媒体就特朗普论调也采访了一些研究人员,他们均认为站不住脚。

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汀告诉《国会山报》,目前表明该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为零。“即使你想假设它是意外泄漏,这也不太可能,他们为什么要研究这种特殊的冠状病毒?它具有什么特殊科学价值?”

《国会山报》进一步指出,作为一种政治手段,特朗普“甩锅”无疑可以持续转移美国人民的注意力,帮助他“借用没有根据的事实棒打2020年总统大选中针对他的指责,弥补他在经济领域中的失利,以及正在消失的现有任职的优势”。

三位前情报高官表示,“如果美国人民不能依靠情报界的客观工作来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威胁,那么美国国家安全将遭受打击,也许会是灾难性的。”

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施压,美国《外交政策》4月28日发表了一篇由三位美国前情报高官联合署名的评论文章,指出特朗普正在将情报机构“政治化”,该做法将给美国带来“灾难”。

刘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还没有到松劲的时候,既要外防输入,也要内防反弹,各学校一定要按照清单式管理要求,严谨细致,一项一项地扎实抓好整改落实。学生就餐要做到规范管理,防止学生扎堆,同时也要加强对食堂工作人员的规范管理。注重加强对学生及家长的日常行为规范管理,加强学校与家庭的联系,并通过对校园周边环境的整治,达到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目的,确保校园无疫情,确保开学工作平稳进行。

据了解,《轻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呼吸康复指导》视频整套有卧位、坐位和立位三种体位,也称之为“三位一体呼吸操”,每个呼吸操大约8-15分钟,体力好的患者可以整套完成,体力弱的患者只选卧位即可。对于绝对卧床的重症患者,《重症新型冠状病毒呼吸康复指导》视频则需要在医生评估和指导下进行。(完)

对于前情报高官联名刊文,美国知名时政媒体《政治》指出,这些政府高官“要么很少批评政府,要么根本不评论政府”,而这次集体发声,实属罕见。

三位作者分别是迈克尔·莫雷尔、艾薇儿·海恩斯和大卫·科恩。他们在2010年到2017年期间分别担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两任代理局长、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副国家安全顾问,以及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等多个美国核心情报职位。

对于情报界所面临的压力,《纽约时报》报道也指出,政府的压力会扭曲关于病毒起源的判断,让病毒变成政治武器。

《纽约时报》4月30日刊文指出,美国政府高层正向情报部门施压,寻找病毒溯源至武汉实验室的证据。文章特别指出,国务卿蓬佩奥一直是施压推手,而且早在今年1月,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就已开始敦促情报部门收集支持“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信息。

中国康复医学会会长方国恩表示:“目前,疫情控制正处于关键时期,在常规临床治疗基础上,科学的康复指导对于患者身心康复恢复具有重要意义希望为患者身心康复提供切实帮助。”

其实,关于“病毒起源于人造”的说法,已经被美国情报机构、全球科学界再三戳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虽然需要注意休息,但是,休息不等于绝对卧床不动。中国康复医学会呼吸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赵红梅教授表示:“对于轻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除了休息、配合常规治疗和观察,不需要完全卧床。因为完全卧床1天的肌力和容量会下降2%,卧床对呼吸、心血管、消化、代谢、泌尿和神经系统都会有损害。适当运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身心机能的衰弱及血栓的发生,促进全身炎症反应的恢复。”

频频施压 只为得到“满意”结果

三位前情报高官在署名文章中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向来秉持独立和客观,历任总统也支持这一理念,但是特朗普却摒弃了该原则,一再向情报机构施压,要求情报机构作出与其观点或结论保持一致的分析。文章写道:“我们知道特朗普想听什么样的答案。但我们不知道,当美国情报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调查结束后,是否会被允许公布结果。”

没有证据 情报总监办公室已公开声明

对于特朗普不罢甘休、又抛出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小心泄漏”的奇谈,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声明表示,关于“白宫一些人所坚持的理论,即所谓病毒起源是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事故”,目前尚未发现支持该说法的证据,并且指出,情报机构的作用是“收集和分析信息,而不是寻找特定结论”。

报道指出,尽管情报人员已经告诉政府官员,他们恐怕找不到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而且全球科学家,特别是病毒学家,绝大多数都认为,因实验室事故而引发病毒暴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新冠病毒大概率是自然产生的。但即使如此,特朗普政府依然向情报部门持续施压,希望情报部门提供他们所希望看到的证据。

4月30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就公开发表声明,表示“情报界同意科学界的广泛共识,即新冠病毒并非人造,亦未经过基因改造”,“病毒是人造的”这一观点已被否认。

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告诉美联社,病毒来自实验室意外泄漏的可能性是“百万分之一”,远远小于自然界感染的可能性。该研究所是世界著名综合性医学研究及教育机构。

美国媒体认为,不管病毒源自人造,还是来自实验室事故,又抑或未来可能出现的其他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谈怪论,其实终究都是美国政府换汤不换药的“甩锅”手段。

“甩锅”手段 舆论评其为大选转移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