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评论员着力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新华社评论员:着力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习近平总书记日前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就加强疫情防控和改进应急管理提出新要求、作出新部署。这对于从体制机制上创新和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举措,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水平,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防控举措。全国上下齐心协力、顽强奋战,经过艰苦努力,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现在,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我们既要立足当前,科学精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要放眼长远,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进一步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为保障人民生命健康构筑牢不可破的坚固防线。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必须突出问题导向、解决突出问题。“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在这次疫情应对中,一些地方和部门在预防预警、先期处置、应急能力等方面暴露不少短板和不足,要聚焦“病灶”对症下药,切实加以整治提升。要抓紧进行对公共卫生环境的彻底排查整治,坚决依法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做好提升储备效能、优化关键物资生产能力布局等项工作。只有切实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才能尽快把问题解决、把隐患消除,不断提升防控能力和治理能力。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必须牢牢把握制度建设这条主线。“小智治事,大智治制”。要对照疫情防控这面镜子,有针对性地推进法律和制度的改革完善,既从解决紧迫问题入手,又从制度层面进行谋划安排,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做到标本兼治。要以此次疫情防控为切入点,认真评估传染病防治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持续加强全科医生培养、分级诊疗等制度建设,完善突发重特大疫情防控规范和应急救治管理办法。不断织密公共卫生法治保障、疾病预防控制、重大疫情防控救治、应急物资保障等制度体系,该坚持的坚持,该完善的完善,该建立的建立,该落实的落实,为有效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提供有力制度保障。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要运用系统思维、注重协同配合。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涉及法治、防控、救治、保险、救助、应急管理等方方面面,头绪多、任务多,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更加注重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搞好配套衔接,进一步增强制度合力,让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更好发挥作用,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在广西,自治区科技厅瞄准疫情防控产品研发、疫病防治技术、临床诊治技术等3个重点方向,本着“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原则,全天候开通科技管理信息平台。同时设置国际合作板块,借鉴东盟国家有效治愈被感染者的经验及优势科研力量,合作开展科研攻关,共享防控技术。截至2月10日,广西共受理98个项目申请,紧急启动三批应急科技攻关项目6个,拟立项资助1390万元,为疫情防控和临床治疗提供坚强科技支撑。(本报记者 杨文佳)

至1988年最后的《小诗一首祝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十周年纪念》为止,后期诗作总计达到92首。而1947—1956年有十年没有写过旧体诗,“文革”前后的十余年中,除了纪念抗战胜利二十周年(1965)和陈毅逝世(1972)各有4首,其他年份也写得极少。梳理1937年后51年的旧诗写作历程,可断定唐弢已经不再专心致志地写作旧诗了,也就是不再把写作旧诗作为志业来追求和经营了,作品的诞生大都是兴之所至,即兴或尽兴而已。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旧诗没有寄托了,没有社会关怀了,恰恰相反,他的作品因为有了更丰富的人生和文化积淀,有了更成熟的心智和艺术技巧,再加上逐步提升的文坛影响力和物质生活的保障,而变得丰厚、沉实、睿智和圆熟了。这50余年里,他完整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十年动乱,也有亲人的生离死别,但是他的诗作境界不堕,词气不弱,情意深长,功力渐长,而不是因为写得少走到相反的路上去。譬如《湖上杂诗》之一《苏堤漫步》是他新婚旅行中写的:“一水盈盈展笑眸,人间难得此温柔。廿年我与湖山约,书剑归来共白头。”此诗既有贤伉俪新婚燕尔的温婉喜悦,又可见有为青年壮游天下的豪情满怀,这一年唐弢33岁。再看《浙江诗抄》之二《在新安江大坝上》,诗云:“笑煞秦关又汉关,横江一闸锁千山。回天欲展英雄手,长揽光明驻两间。”颇有共和国草创时期的壮阔豪情与历史乐观主义精神,意气的壮阔更胜当年,是时代与诗人个性共振的诗篇。即便到了晚年,自知垂老,他也依然写出“却喜江南池草绿,重研朱墨作春花”(《香港四题》之二《感怀》)这样意气弥满的句子,在生理年龄与心理年龄保持的张力中展现出人格的魅力、迸射出精神的活力。

这一时期的旧体诗作,题材多为伴随物候变化的伤春悲秋、游子客途的身世感怀,以及对历史人物或身边亲人的凭吊、伤悼。所以诗作中多出现春雨、落花、秋野、秋雨、秋霜、秋夜、秋日、月夜、夜雨、客途、野邸、游子、寒江、征雁、秦淮河、项王庙、虞姬墓、亡姐等意象,可谓写尽了少年人的孤独漂泊、历史的兴衰沉浮、现实的生死悬隔。譬如“小院夜凉雨打蕉,深情愁把旅灯挑。客途落魄谁如我?度尽江南风雨宵”(《夜雨》),就密集了黑夜、旅愁、孤灯、风雨、江南等意象,烘托出诗人深深的孤独、落魄等惨苦的诗情,是很典型的早期作品。一个12岁的少年,远离故乡求学沪上的生活给他以超过了可以承受的过量压抑,幸有旧诗的写作可以纾解和平衡,不至于让生活或精神垮掉。但是,在《唐弢诗草》序里,他说自己初年习作旧诗很秘密,偶被教师发现也会受到一番讥讽,因此记忆中旧诗的写作几乎是一种近乎孤绝的人生、艺术体验,并不能真正解除他的困厄。这应该是使他决心放弃旧诗,另寻文学新路径的根本原因。这种情况也深刻说明,在时代风尚、文学审美表达方式发生急剧转折的年代,新旧文学的冲突有多么严重,新文学的排他性有多么强烈。

科研攻关在早诊断、早治疗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福建省采取“先研究、后立项”“边申报、边研究”等措施,组织动员优势科研力量,加大科研攻关力度。

据了解,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科研团队已开展新型冠状病毒快速诊断技术和产品研发,并与香港大学等单位建立产学研紧密联合攻关联盟,加紧疫苗研发工作。阿吉安(福州)基因、厦门艾德生物、厦门宝太生物等企业正紧急研制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申请进入国家药监局的快速审批通道,将疫情防控产品加速驰援一线。

(作者:肖国栋,系玉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唐弢放弃旧诗的写作并不是很久,更不够彻底和决绝,6年后的1937年,他又重拾旧诗写作。这一年,他写了《日暮》和《读笔记》,前者讥刺日寇占领下的世态,后者嘲讽国民党治下的文网。此后以每年一两首或三四首的节奏写作旧诗。只有1942、1946、1981和1982这四个年份诗作达到5首以上,值得略作交代。1942年是他的而立之年,他写了一组四首《三十初度》,又有三首悼亡和伤世的诗,共计7首。1946年,唐弢新婚燕尔,携新妇去杭州度假,写有《湖上杂诗》6首;是年早春,他曾与柯灵、师陀同游西湖,有一组记游诗4首;此外还写有《怀郁达夫》《书生》《寿朱德将军》;这一年,他的旧诗多达13首。1981年,为在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中国现代文学研讨会”,唐弢写了《香港四题》,并有文言小序记录盛况,云:“海内外学人,欢聚一堂,畅谈艺事,交流学术。余躬与盛会,旧雨新知,把臂快谈。诸君唱和酬对,直欲远追元白,因率成四章,非敢言诗,聊以记盛云耳。”由文言小序就可直观唐弢此次会上学术交流充分,旧雨新知相处愉快,互赠诗作,故而才有诗情的勃发。1982年,他写了9首旧体诗,大多都是访故、记游之作,其中《游漓江半边渡》《游青城怀郭老暨蜀中诸友》《山城抒怀》都有半文半白的小序记事,尤其《游漓江半边渡》小序强调了他作诗的立场,云:“诗之于我,随感而发,随缘而成,不相强也。”我以为,这可以作为1937年后唐弢对待旧体诗写作的基本态度,他的成诗方式、写作节奏都依循着这一立场,数十年内没有大的改变。

“专项围绕防控及检测技术、病毒传染防控策略、临床诊疗方案、中西医结合防治、防控装备研发等5个领域,首批择优选择了8个疫情防控急需、科研任务明确的项目予以优先启动。”据陕西省科技厅杨柳总工程师介绍,这些项目研发时间将不超过6个月,力争尽快取得成果。

1937年作为唐弢旧体诗写作的分水岭,前后还有两个不同,一是早期诗作不能系年,后期诗作除一首《题赵丹、白杨合作〈红楼梦〉菊花诗意图册》无系年,但排在了1960年,其他作品都有明确写作时间,可见唐弢虽然写得不多,但每有所作,都很郑重和珍重。二是后期诗作常有文言或半文半白的小序,前期作品却都是光秃秃的白文。小序的有无不仅关乎作品的理解,还可见作者创作的背景、心境和性情,而且增加了作者和读者的沟通,也增进了阅读的趣味性。在1982年1月,为1976年9月1日所作《黄山两首》写题记时,他甚至再次发生了新诗与旧诗之间的自我怀疑、自我质询,并决意放弃旧诗的写作:“新文人作旧诗,妙句浑成,不事雕砌,当推郁达夫、田寿昌两家。余亦偶一为之,周谷老许以能诗,自惟陋才,愧对前贤。尔后酬唱成灾,恶札时见,因念新诗运动六十余年,重走老路,终非正道,决定洗手以谢海内诸君子。”这段文字让我们看到,唐弢对新文人的旧诗写作是很关注的,不但有广泛的阅读,还有自己切中肯綮的褒贬。稍加推敲,则不难发现他的不满,与其说是对新文人写旧诗不满,不如说是对其中若干应景酬唱之恶俗的不满。所谓“洗手以谢海内诸君子”更多的意味是要自己远离恶俗之趣,不与之同流合污。所以,这篇题记之后他并未中断旧诗的写作。因而,这则题记更能衬托出他写作旧体诗的操守和品味。

山西省科技厅发布《山西省“新型冠状病毒防控研究”专项项目指南》,面向全社会组织科研力量,开展应急防控技术科研攻关。为应对疫情防控迫切需求,该指南简化申报程序、放宽申报条件,采用信息化、网络化手段实现科研项目“随时申报、随时受理”,鼓励开展跨区域联合研究。

“拿到一分是令人失望的,因为我们今天或许配得上胜利。我们本应该以不止2-1的比分拿下拉齐奥的,这是我们需要提升的地方。如果我们没有丢掉三个愚蠢的球,没有开局阶段的糟糕比赛方式,我们或许会在这里谈论一个不一样的比赛结果。”

“我要祝贺小伙子们,因为他们的表现非常杰出。唯一的遗憾是开场15分钟,我们或许太多地感受到压力了,对尤文太过尊重,太紧张了。当我说太尊重的时候,我的意思并不是不够谦虚,而是说我们可以更加相信自己,因为我们确实统治了尤文。小伙子们对连追三球感到高兴,但也对比赛结果和丢掉三个球感到失望。”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地区和有关部门积极整合产学研力量,围绕一线疫情防控紧迫需求和重点突破方向,开辟科研项目绿色通道,部署新型肺炎科技攻关专项,为科技防疫提供资金支持和保障。

“我们围绕新冠肺炎治疗、防控及快速筛查等领域选出23项科技攻关任务,并对涉及近期应急攻关任务需求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关键技术的优化与推广应用’等8个项目建立绿色通道,累计提供经费280万元,均纳入2020年第一批医疗健康领域科技项目。”四川省成都市科技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科技主管部门全力支持医疗(疾控)机构、高校院所、科技型企业实施新冠肺炎防控应急科技攻关项目。

该省科技厅副厅长林伯德告诉记者:“厦门大学李庆阁团队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提取试剂备案已注册成功,每周可向市场供应4.2万人份;福州大学林峻团队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已通过快速通道申报‘国家第三类医疗器械证书’,获批后每周可向市场供应7万人份以上。”

在这些项目中,依托成都市钟南山院士创新工作站启动的新型冠状病毒细胞受体多组学研究及网络药理学筛选抗新型冠状病毒中医药研究,将探索并验证新型冠状病毒介导ACE2的发病机制,从而为新冠肺炎的防控提供理论及技术支撑;依托成都优势医疗卫生科研力量启动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关键技术优化与推广应用,将通过创新建立5G互联网远程医疗会诊模式,共享优势医疗资源,开展联合应急攻关。

为引导科研单位和科技人员积极投入抗击疫情科研攻关,陕西省委科技工委、省科技厅下达首批新冠肺炎疫情应急防治专项计划,列支经费360万元,采取“定向委托+绿色通道”方式简化申报立项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