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专家新冠病毒不会在外环境自我复制、增殖

中新网北京7月17日 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施国庆17日在发布会上表示,与其他病毒一样,新冠病毒只能在人及其宿主或者中间宿主活细胞中增殖,不会在外环境自我复制、增殖。所以污染环境及物品中的病毒是不会有数量上的增加,一旦死亡或者被消毒剂灭活的话,就不会存在可以感染人的病毒。

涉及疫情的公共场所,包括病毒及感染者工作或去过的场所,在病人和感染者已经全部隔离,污染的环境和物品也进行清理和彻底地消毒处理,同时经过消毒的效果评估也是合格,那么公共场所的环境就是安全的。相关的工作人员经过隔离医学观察及核酸检测,也没有发生感染,那么公共场所可以重新开放,恢复开放后,与其他类似的公共场所的日常防控是没有区别的。民众可以放心地前往。

甚至在目前最新的华为 Mate30 和 P40 系列旗舰手机中,依然有高通的部件。

语文同步学联合创始人梁雪认为,疫情期间员工的心理建设很重要,未来发展中建议保守、不激进。教育的大环境慢慢的也会回归常态,保证正向资金模型的成长是必然,即使较慢也要坚持。尝试新的商业模型时要最大限度的降低试错成本;任何时候都要安不忘虞、居安思危。现金流是王道,让企业的成本变得灵活,把极端情况下的最大成本控制为变量,企业的经营柔性就会变大,从而降低成本的可控时间就会变长。

巨人教育副总裁王立认为,疫情带来了在线能力的构建,面对例如疫情这样的问题,关键的应对非常重要,要积极的去迎接变化,迎接挑战,并且通过自己的创新去处理你所面对的一系列新的问题。

贝乐教育集团学术副总裁 刘建

雷锋网了解到,在这次大会上,华为宣布了 92 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高通赫然在华为的 “金牌供应商” 之列,仅次于 “连续十年金牌供应商”(Intel 和恩智浦)。

尽管在旗舰手机芯片上双方并未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为和高通在过去十年是不相往来的关系。

这里说的的美国公司,主要指向了高通。

艾上Al-艾宾浩斯智能教育联合创始人/COO 杨晓丹

这一点可以在 2018 年 12 月初的 “2018 华为核心供应商大会” 上得以见证。

2013 年年初,高通在发布新一代骁龙处理器的同时,同时宣布改变命名规则,分为骁龙 800 系列、600 系列、400 系列和 200 系列——其中,骁龙 800 系列定位为旗舰处理器,第一款的型号,就是骁龙 800。

但重点在于:过去十年,华为的旗舰智能手机,从来没有搭载过高通骁龙处理器。

实际上,虽然华为高端手机坚持采用自研芯片,但由于华为(及其子品牌荣耀)在智能手机方面采用了机海战术,因此有不少中低端品牌的手机,采用的正是高通旗下的芯片,比如说华为畅享 7 全系标配了高通骁龙 425 处理器。

贝乐教育集团学术副总裁刘建认为,疫情一方面使得企业更都的考虑如何提供更多的服务,并且不断的精细起来;另外一方面,传统机构需要更多的学习OMO。后疫情时代,线下的机构要尽快去适应转变,必须在服务和体验上面去下功夫,线下服务、硬件都得升级,线上也必须出效果。

2014 年,华为海思将自家的手机处理器品牌命名为麒麟,正式瞄准了高通骁龙。

毫无疑问,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华为和高通是一对打得不可开交的老对手。

汤姆客跨学科英语总裁 刘斌

然而,也正是在 2012 年,华为启动了智能手机走向高端的战略,并随之启用了 Ascend 品牌——不仅如此,华为从打算做高端手机开始,就坚持使用自家的处理器。

语文同步学联合创始人 梁雪

疫情使得教培机构迎来“生死考”,面临资金的压力、心态的压力,包括对于烧钱营销换增长的模式,企业都有很多困惑,并积极探索新的模式,疫情给在线教育带来机遇,让用户得以再教育,开始习惯试用在线教育平台、产品,这些给转化提供了可能,未来重服务、重教育、重下沉,是教育机构提升未来竞争力的核心。

在中美关系带来的震荡中,它们都首当其冲。

需要注意的是,华为与高通之间的供应关系,不仅仅停留在智能手机 SoC 处理器的供应上;雷锋网注意到,在智能手机(包括高端智能手机)的其他零部件(比如射频前端)中,华为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购买高通的部件。

101教育总裁李文斌认为,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更多的是机遇。疫情之后,用户对在线教育不再陌生,从了解到认知,有了自己的一个基本判断或者评价的标准。整个企业省去了营销的第一环。这次疫情是危机也是良机,以人为本,关注用户需求,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和服务才能抓住机遇,转危为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汤姆客跨学科英语总裁刘斌认为,教育行业是一个节奏较慢的良性的行业,每件事情从本质出发,才能保证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不光是有资金,还有团队在,团队战斗力好,并且能和公司互相的信任,就能在危机当中解决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教育行业相对来说比很多传统行业好做得多,把事情做好,客户和行业都会给以回报,教育坚挺的未来都会有的。

简单学习网副总经理 白向春

到了 2016 年,凭借麒麟 960 ,华为已经在高端手机芯片上与高通平起平坐。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 Intel 和 AMD 都已经获得了向华为继续供货的许可——由此可见,高通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获得美国政府许可,向华为供应智能手机芯片。

商业模式的突破 重在服务 把握机遇

此后三四年,双方在这一领域与苹果、三星等对手鼎足而立。一直到 2019 年,麒麟 990 依旧在旗舰处理器方面与高通骁龙 865 打得难分难舍,各有其势。

当时,高通推出的骁龙 810 发热严重,拖累了不少手机厂商;然而同时,在麒麟 925 的支撑下,华为的 Mate 7 逆势大卖,成功树立起了华为手机的高端形象,甚至成为华为手机崛起的转折点。

实际上,在美国制裁之前,高通一直是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之一。

实际上,在手机芯片层面,真正要华为被计入到起点的是 2009 年的 K3 处理器;但初代产品有诸多问题。于是华为埋头苦干三年,到了 2012 年,华为再次推出改进款的 K3V2 四核处理器,才引起行业关注。

实际上,在同一次采访中,华为官方也已经表态,如果高通向美国政府成功申请出口许可,华为也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手机。这有点出乎常理,毕竟在手机芯片领域,华为和高通已经是死对头和老对手——但并不算很难理解。

调查人员在报告中指出,波音公司在“明知737MAX系列飞机存在设计缺陷的情况下”,刻意向航空公司、飞行员以及监管机构隐瞒相关信息,并通过商业关系影响监管机构的管理和审查。

巨人教育副总裁 王立

那时候,华为海思还没有启用 “麒麟” 这个品牌。

波音公司明知飞机有缺陷却刻意隐瞒

整个 2013 年,华为的高端智能手机产品线依然在采用 K3V2 及其改良版本,制程的限制影响了它的体验,而骁龙 800 则在当年被众多品牌采用,并由此出尽风头。

后疫情时代,OMO赋能教育企业

豆神教育副总裁 朱雅特

新斯文国学语文总经理 解健

艾上Al-艾宾浩斯智能教育联合创始人/COO杨晓丹认为,智能教育转型为线上教学并不难,要尺寸不断加强自身的技术实力,进一步完善产品,产品越好,竞争壁垒就坚固。客户的需求实际上是千变万化的,在多元化的选择上要发挥自身的长处, 坚信未来产品是核心,给孩子提供好的学习解决方案才是向客户交出的最后答卷。

高通向华为供应的,正是芯片。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直接供应关系,华为和高通的合作关系还体现在 4G/5G 移动通信的演进过程中。比如说在 2016 年年初,双方曾经联合完成 1Gbps LTE 下载速度的联合测试;而在 5G 时代,双方也是在激烈竞争中进行合作。

而在此之前,华为暂时只能指望麒麟 9000 了。

其中,对于华为来说,在海思半导体遭到严重打击之后,求生的欲望,使得它不得不改变以往所坚持的 “旗舰智能手机 SoC 采用自主研发” 策略,敞开了与高通合作的大门。

旗舰手机处理器之战:麒麟 vs 骁龙

尽管如此,在 2018 年,在麒麟处理器已经覆盖到中端产品线的情况下,华为旗下荣耀 8X Max 也采用了高通骁龙 660 处理器。

坚持优化教学体系 线上线下相得益彰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新斯文国学语文总经理解健认为,疫情推动了教育企业必须做成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面对诸多的不确定的因素,把能够掌握的东西先做到,不断的去做到最好。对于传统的线下为主的机构来讲,教学质量和服务质量是非常重要的,新的变化是要多向线上去看,然后从线上找寻另外的增长点和支撑点

在这样的策略下,高通和华为一度维持着紧密的供应关系。2016 年,来自赛迪智库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 年华为的芯片采购总额高达 140 亿美元左右——其中采购高通芯片 18 亿美元。

移动行业一直是最具竞争性的生态系统,已经覆盖了所有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纵观历史,高通与华为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一直处于竞合关系……可能在某些垂直领域是合作关系,而在另一些垂直领域则是竞争对手。

值得一提的是,2014 年下半年,麒麟和骁龙经历了一场反转之战。

华为和高通,一个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和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之一,扎根中国,同时用尽全力走向世界;一个是来自美国的世界级移动芯片巨头,却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EF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副总裁&北京区总经理田英认为,疫情是一个催化剂,促使线上教育在短时间之内的高渗透,同时也带来用户接受度和心理的变化。不论市场环境怎么变化,都应回归教育的本质,巩固核心竞争力,积极拥抱新技术,不断打磨产品,优化教学服务,同时提升教职人员整体素养,只有这样才能持续领跑这个行业。

这一点,集中体现在旗舰智能手机处理器层面。

美联邦航空局在审批监管方面严重失职

达内教育集团高级运营副总裁孙莹认为,越艰难的时候其实越是属于强者的机会,企业应对这样大的冲击的时候,考验经营者的两种能力:企业的蓄水能力,综合能力;企业需要将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到极致,在此基础上横向拓展,整合更多资源发展教育事业。对教育企业来说,疫情是考验企业健康程度的试金石,考验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否健康,考验企业有反脆弱的能力,考验企业的创新迭代能力。

华为与高通之间的竞合关系

豆神教育副总裁朱雅特认为,无论机构有多大,无论未来“危”持续多长时间,但是应对的方式方法要结合自身来。教育公司肯定是先教育,最根本是要解决解决教师的问题和教学差别的问题,然后是解决破圈和招生问题。

困境中应对市场变化进行转变和迭代、厚积薄发

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录属新加坡狮航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两架波音737MAX飞机先后失事,共造成346人遇难,737MAX系列客机随后全球停飞,至今都复飞无望,波音公司的信誉也严重受损 。

可见,双方的供应关系其实一直在持续。

报告还指责美国联邦航空局“严重缺乏对波音737MAX系列飞机的审批和监管”,甚至“在两起事故之间的关键时期拿公众的生命安全做赌注”,并要求对美国联邦航空局的监管模式进行“彻底改革”。

那时候,高通骁龙处理器虽然声名鹊起,还并未成为智能手机移动处理器领域的霸主。

当然,后来华为对高通的供应依赖不断减小了。

事实上,从华为推出的第一款麒麟处理器——麒麟 910 开始,华为麒麟处理器就开始了快速崛起的过程。尤其是在 2014 年全年,华为一共发布了 6 款麒麟芯片,其中包含麒麟 910、麒麟 910 T、麒麟 920、麒麟 925、麒麟 928 等 5 款高端芯片——其中,麒麟 920 是世界上首款八核 LTE SoC。

当然,前提是美国政府的许可。

咯咯答总裁黄海东认为,在线教育,需要针对性的内容供给和持续化的学习管理,才是对一个孩子来说最有效的学习。OMO即线上和线下融合是必然趋势,也是今年疫情带给来的最佳机遇。不确定性的市场环境中,在竞争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自身的有待下沉的产品内容和服务。

新浪教育主编雷蕾在致辞中表示:“对于K12行业来说,“危”中孕育的机会更大一些。中科院课题组结合多个机构发布的数据分析预测,在线教育行业2022年市场规模将会超过5400亿元,其中K12在线教育作为重要分支,规模将超过1500亿元。2020年,受到疫情和教育合规办学的双重影响,整个线下教培市场迎来了很大挑战。虽然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很多机遇,并不是大部分企业都能从中受益,关键是怎么用好线上教育这个工具为赋能线下。”

达内教育集团高级运营副总裁 孙莹

疫情之下,初心更坚定

简单学习网总经理白向春认为,疫情期间让大家更多的反思教育模式的问题,学习让更多人对教育的理解都有了一个新的认知。教育还有很多机会,整个市场在学习产品上,迎来了一个真正好的时代,企业自身也要不断学习,激发自身向上的力量,引领学生自主学习,这个路非常长,但已看到了曙光。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意到,在外媒 TechInsights 对 Mate 30 Pro 5G 进行拆解后发现,尽管它是由麒麟 990 5G 驱动的,但是它依然内置了一个来自高通的部件:高通 QDM2305 前端模块——到了 2020 年 P40 Pro 拆解时,在射频前端器件当中依然出现了高通的身影。

毕竟,在过去的移动互联网十年间,华为和高通一直是相爱相杀。

成本结构需灵活 伙伴状态很重要 坚持好心态 创造好未来

EF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副总裁&北京区总经理 田英

101教育总裁 李文斌

2015 年,华为在上下半年发布了两款麒麟处理器,分别是麒麟 930 和麒麟 950,并且搭载在自家智能手机中上市,而高通骁龙 820 一直到 2016 年春天才上市——再次给了麒麟处理器大展身手的机会,也给了华为手机坐稳高端的机会。